廿一日

只是一个普通人
除了骨科,什么都吃,什么都爱
雷安 黑法 铠约是本命
意外的话痨属性,求私戳聊天

七夕的,才画完

雷:来来来雷爸爸给你个宝贝
安:...什么玩意儿?炫富?

安:等等等等,我还没开完会呢!
雷:关我屁事。

极限草稿流。。。
对不起雷总只露了手。。。

答应我,
做彼此的天使,别放大了看(´ . .̫ . `)

就是想摸鱼,
吸口安(x

脑洞

"Cap'n on deck!"

安迷修一直都知道雷狮很好看。
无论是和他那些个五大三粗的船员们比起来,还是放到上流社会去,他都绝对是上上乘的那种。

就算现在他正被绑在桅杆上,被雷狮的手下用刀架着脖子,他也还是忍不住远远的、多看上雷狮两眼。

而且他认为这次被追击真的不怪他。

自从脱离女王陛下直属的骑士团他已经很久没有跟原来的同僚们来往过了。

他大概一直没和雷狮提起过,
雷狮在威胁别人时-------就像现在这样,把枪顶在别人头上,一边慢条斯理地说着过分的台词,一边兴奋地睁大了他的紫眼睛的模样,有多么的,
让人着魔。

他的目光下滑到雷狮握着枪的手指,
联想到那双手曾如何游走在自己的皮肤上,安迷修心虚地从那上面移开了目光。

他甚至刚刚还因为对方那胡诌的,船上混进了脏东西为由,被摸了个遍。

可能是怕那"来客"弄脏了自己的皮鞋和甲板,雷狮最终哼了一声收回了枪,他勾勾嘴角:"把他给我扔下去。"

看着一直盯着的侧脸转向自己这边来,安迷修这才收拾起自己神游的思绪。
他现在的处境真的有点不妙。

"啊,差点忘了我们的安大骑士,"
雷狮一步一步地走过来,两边的海盗纷纷给船长让路。
他哒哒的鞋跟声仿佛敲在安迷修的心脏上。

"都干活去。"雷狮冲船员们发号施令道。

而那把刚收起来的枪最后还是顶在了他的下巴上。
雷狮有意无意抬高了手腕,好心地提醒了安迷修他们的身高差,让安迷修只能仰着头,用那对儿翠色的眸子看向他。

"托你的福我现在要给可爱的陛下跑腿儿了,"
雷狮几乎整个人贴了上来,没拿枪的那只手顺着安迷修的侧腰的装饰上下拨弄,
"这次,你想怎么补偿我呢?"

说得好像你没利可图一样。
安迷修在被扔进船长室前一秒腹诽道。

其实是个(船长)雷(→)←←←←←安(原骑士)的故事,看有没有空填脑洞吧。

。。。emmm第一次画条漫实在是,技术欠缺。
超级喜欢饼老师的这个情节,让人觉得有些小遗憾也有些小期待。
雷安里凡是安哥主动的画面我都想brbrbr(´◔◡◔`)
悄咪咪 @〇〇亨利贞 ,‪( ⸝⸝⸝⸝⸝⸝ )‬羞涩。
剧情属于饼老师,bug和ooc还有安哥属于我(不是

熬夜也尼玛没画完,饼老师的国庆掉马文的梗,太,太有画面感了升天,后面好几格肝不动了,绘力低下还想画也是没谁(*꒦ິ⌓꒦ີ)
没画完不艾特了😂
另外,谁特么再说那些艾特太太的小天使们蹭热度,就,就说去吧,我们是不是真的爱太太我们心里知道,就好,微笑
冤冤相报何时了(不是
与其费脑当一个白嫖的键盘侠,我愿意用这些时间在三次元改善人类的生存条件。🌝

我,不怎么会聊天, @雷安命。 太太的梗,上课时笑出声,不知道怎么勾搭太太,弱弱地艾特一下。

越画越烂,越烂越画,我爱铅笔。
心中有车整啥都像开车´_>`
再也不上色了,gg(。
就,很想晏。。。

檎遥妹儿的夜兔安,
板子没带回来,写汇报中的xjb摸鱼实在不好意思艾特作者
一直在想安迷修内心os:大概不是一双筷子的问题雷总你可能会被吃穷🌚🌚

顺便,一把岁数了依然是个渣渣有雷安群愿意带我这个大龄儿童玩吗(。

虽然打了雷安并没有雷总(x
不该手欠画手甲的安哥白净的腕子啊(x